首页>新闻>游戏热点>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2016-04-20
2909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各位,欢迎来到全民皆主播的时代,欢迎体验这一场充满着青春、金钱、情色与控制的新游戏。


3月30日晚上,“表哥”张鑫凡要请主播夏木颖吃饭,一顿辣味十足的四川火锅。


叫“表哥”,却无半点血缘关系,两人在同一家直播团队共事,张鑫凡会帮夏木颖调试设备,也会出镜活跃下气氛,类似于夏的直播助理。因为经常出现在“女神”身边,男观众们不干了,纷纷质问他是谁,他俩合计出了新身份——表哥。


火锅咕咕地翻腾着,辣味在空中肆意扩散,室内温度上升,夏木颖感觉热了,要将灰色的丝绒外衣脱掉,她很自觉地将直播中的手机递给“表哥”,自言自语:“不能直播脱衣服。”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斗鱼主播郭mini道歉会


自从今年年初斗鱼直播“造人”,以及诸多直播平台出现情色等不雅事件以来,手机直播平台方对主播的管理异常严格,如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内容,禁止直播抽烟,对主播的穿着、舞蹈动作等都有规范,稍有不慎,直播间就会被封。但总有人以身试法,斗鱼出台《网络直播自律公约》后不久,该平台一主播郭mini又在直播中露点换衣。


但是,你以为直播只会有这些?那就大错特错了。


各位,欢迎来到全民皆主播的时代,欢迎体验这一场充满着青春、金钱、情色与控制的新游戏。


全民皆主播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夏木颖


夏木颖是在2014年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被经纪人张浩发现的,那一年,她还在读大一,上海理工大学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她去展会做showgirl,给张浩的印象是清纯、萌,犹如邻家妹子。


起初,身材并不高挑的夏木颖多做电商模特,展示衣物、化妆品等。平日里她经营自己的微博,分享生活,与粉丝互动,由于她大学在读,喜欢健身、跑步,爱聊美容、减肥等话题,深受宅男及小女生们喜爱,逐渐成为网红。


资本不断追逐技术的新进步,随时准备迎接新风口。网红也不断接触新的表达形式,担心落伍被淘汰。很快,仅仅限于文字加图片的内容输出方式,已不能满足网红们的表达需求,这时候,短视频出现了。


去年起,夏木颖陆续在小咖秀、美拍、秒拍等App上录制了小视频,有的是随意街拍,有的是精心策划,所遇所感令粉丝们反应异常活跃。待到去年年底,各种手机直播App大行其道时,夏木颖也和其他网红一起加入进来,她的很多粉丝也随即跟了过来。


在主播带粉丝的效应下,直播平台用户爆发式增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2月18日,直播平台斗鱼TV的在线人数超过1000万+,战旗TV在线人数约500万+,龙珠在线人数约400万+,虎牙在线人数约100万+……目前国内约有大大小小90多家直播平台,数以万计的人在这些平台上直播着自己的生活、工作、幸福与悲伤,甚至是理想和未来。全民直播时代已经来临。


“直播技术白菜价了,”Esee(上海英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裁郑屹对本刊记者说,“以往,电视台掌握着直播技术,台里的主持人就是明星,而现在,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电视台,做自己所擅长领域的主持人。”手中握有大量模特资源的郑屹,思考着在互联网时代,模特如何与互联网连上,通过互联网再如何与粉丝们连上,手机直播这一新生事态的出现解决了他的困惑。


80后刘海斌也从直播里嗅到了机会。他17岁赴澳大利亚留学,2007年回国创办互联网公司和娱乐公司,积累了不少美女资源。原本,他只是主播的“土豪”观众,但在朋友建议下,转而把美女资源整合起来,创立了L.D和大妞范两个共拥有300多名主播的“工会”。“只能算中等规模”,刘海斌说,自PC端时代,以“家族”、“工会”为代表的主播公司模式就非常成熟,据他估计,各“工会”、“家族”掌控平台至少50%的主播资源。


网红晋级路


夏木颖喜欢演艺,她的团队也考虑将来向影视方面发展,目前则要从基本做起,团队负责人张浩计划孵化一个编辑团队,为主播每期的直播提供内容策划,想点子,甚至找道具,做有剧情、有故事的直播。


这是网络晋级的一个惯常通道:小主播通过平台吸引粉丝,成为大主播,进而成为网红。如果网红有机会拍电影,就能成为网络明星,再往上,成为院线明星,继续往上爬,就是大明星。“在我看来这些层次是一层一层,像我们打游戏要升级一样”,花椒直播总裁吴云松说。大明星可以从上往下打,比如,拍了电影后,做次主播来宣传,“但是小的普通人只能从下往上打”——时不时,还会被大明星抢了风头。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徐大宝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山东女孩徐大宝,早期也有拍特约短片的机会,但因不喜欢陪投资人吃饭等行规,转做自己的第二兴趣,经营一家宠物店。本以为远离了表演这一行当,直播的出现,又勾起了她的演员梦。


“我在演,你在看。”徐大宝对本刊记者说,“这满足了我心里小小的欲望,哪怕只有一两个人看我也会坚持。”她经常提及粉丝的姓名,如数家珍。也正是这些粉丝的分享与点赞,让她在4月8日凌晨成为花椒直播人气王实时排名的冠军。


现在,徐大宝的身份已不只是一位当红主播,4月以来她已见了两个剧组,跑《美丽俏佳人》的通告,还要作为花椒的唯一代表走乐视生态共享之夜红地毯,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韩星李敏镐。她感觉,离自己早已放弃的演员梦更近了一步。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张征


在徐大宝提及的粉丝中,张征出现最频繁,一个北京大男孩,幽默直爽,他之前的工作是燃气抢修抢险,工作忙时经常不着家,周末除了睡觉,就是看美剧。去年11月,他抱着好奇的心态下载了花椒直播APP,第一个看的直播就是徐大宝,竟一见钟情。


当时徐大宝在表演一个猜数字的魔术。每张卡上都写有一个数字,观众记住其中一张,魔术师可以猜中那个数字。张征询问可否请主播教教他怎么变这个魔术,大宝很快回复,耐心讲解魔术步骤,完全没架子,从此张征成为大宝粉丝。


春节后,大宝在直播节目中开通了热线电话,粉丝可以在此寻求帮助,那段日子正逢张征工作不顺心,“我把工作的烦恼都向大宝倾诉了。”


一般情况下,主播很少与粉丝们见面,怕见光死,而张征与徐大宝见了面,不但没“死”,他还成了徐大宝宠物店的助理,并担当起徐大宝直播间的管理员,维护秩序,安排行程等。


“我们之间就是朋友,真心对真心,就像家人一样”,张征说。


荷尔蒙的冲动


“木木,你这是在哪儿呢?”木木是粉丝对夏木颖的昵称。


“我和表哥吃火锅呢。”


“这么晚吃饭不怕胖吗?”


“晚上我有去健身,吃一点没事的。”


……


夏木颖脱了外衣,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无袖上衣,白细的胳膊露了出来,衬出身子的纤瘦,也显得更性感了。她接过手机,看直播的人数不断上涨,从1000多人到了3000多,又涨到了5000多。


虽然对“露”的问题,许多主播都很纠结,甚至抗拒。但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一旦有类似动作,都可能成为涨粉动力。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婷婷


“都知道什么低俗,但说真的啊,你要是不露没人看的。吸引人最快的方式就是露!你唱歌?哼!”主播婷婷嘴一撇,露出不屑的表情。“那(唱歌)什么都不是。”


吉林女孩婷婷从小喜欢舞蹈,本想学跳舞,但父母传统保守不同意。为满足家人愿望,婷婷从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电信公司做项目经理,收入稳定,但内心深处,她一直想在时尚杂志、T台秀场等领域做事情。


“我就特别喜欢那种掌控全场的感觉。”直播,既能满足婷婷的这种精神需求,也可以赚些外快。虽然直播内容多是做饭洗碗等日常起居,但婷婷觉得被人关注时,做事会很开心。主播现在已成为她的兴趣,在直播中了解他人的工作生活,让婷婷觉得自己多了不少朋友。


有次婷婷在家直播练瑜伽,上身穿的是运动式背心,有点像抹胸。即使一句话不说,当时观看人数就“刷刷刷地往上升”,其中也有很多送礼物的。“那个时候我真是领略到‘露’给你带来多大好处!”婷婷两手臂伸开,夸张地比划着。


“‘土豪’还是主要看颜值这不用想”,刘海斌说,有时候遇到露的,也会礼貌性地打赏。


荷尔蒙,仍然是直播圈子的一大动力。规划设计者把性的因素融入到这个视频直播游戏中去。很多观众靠着荷尔蒙的驱动打赏。


据山东一家媒体报道,一位曹姓保安盗窃车辆财物百余起,涉案价值超10万元,而他生活极其节俭,每天只吃一袋方便面,赃款主要用于打赏女主播。


那场火锅直播,夏木颖就赚到了一辆“飞机”和数辆“跑车”。


“谢谢XX的樱花雨。”夏木颖盯着手机屏幕,桌上的食物早已不在她的视线之内。


樱花,是在映客上观看直播的人送给主播的礼物,花费1映币,1映币=0.1元,观众需要在平台上购买。樱花可以单发,也可以连发,连发就下起了樱花雨。映客直播的礼物有很多种,从1映币的樱花、小黄瓜,到10映币的蛋糕,3000映币的飞机和跑车,再到13140映币的邮轮,你购买并送出的礼物越多,你在平台上的等级也就随之提高,等级不同,你与其他观众头像的图标颜色和样式也会不同,虚拟世界中的地位有了差别。


各直播平台都不乏“土豪”观众,为喜爱的主播一掷千金,据知情人透露,直播平台都有一本“‘土豪’观众名册”,逢年过节送些礼物,想方设法留住他们。


身为花椒的资深玩家,刘海斌的最高单次打赏记录达到过十六七万。现实生活中,刘海斌也认识被打赏的女主播,刘称长得漂亮的自己见过太多,重要的是这个人要有内容。

贫富差距


贫富差距


夏木颖在她的直播页面上写道,“榜前三+WX(微信),榜前五互关”。“榜”指的是映票贡献榜,即礼物贡献值。


疯狂送礼的一大动力是观众的竞争感。每位主播的直播间都有当日送礼最多排行榜。有时候,遇到喜欢的主播,刘海斌就强烈要求上榜。“就好比你我都喜欢一主播,咱得争进前三名,我是榜一,我永远比你高,你榜二跟我追呗。这是一个秀场玩法。你来一竞争对手更好,更显得我有存在感,用户就是在于存在感。”


“土豪”们为主播刷礼物刺激了草根派。小董就是因为看不过人气比赛时,别的主播有“土豪”撑腰,而自己关注的主播仅靠普通粉丝支持,他用当时月薪的六分之一投在给主播毕加索买礼物上。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小董


小董从大四开始在YY上关注搞笑主播毕加索,和其他主播相比,小董觉得毕加索属于少有的内涵段子手,主播每天会想互动话题,也会时不时说些主播行业黑幕,提醒粉丝不要被网络营销坑害。


“他给我一种一个人和整个平台对着干的感觉,”小董说。在人气比赛时,小董送出一千元的礼物表示草根对草根的支持,让他开心的是毕加索也最终成为人气冠军。


根据当时的活动规则,小董送了一千元可以获得标志着用户等级的马甲。有了马甲,小董就会比普通粉丝有更多权限,如把不喜欢的人踢出直播间等。


“其实就是心理感觉。觉得有了马甲自己和别人就不一样了,我也没用过马甲权限。就是有了这个权力,心理上觉得离主播更近了。”


如今,毕加索的粉丝中也有了“土豪”,小董觉得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送礼物了。


虽然主播与观众之间,少不了金钱关系,但如何把这种关系经营得舒适自然,也是一门学问。


前一阵徐大宝的一位演员朋友也加入直播,上来就问:“有没有人送我礼物?”等了一会儿没反应后,她追问,“为什么不送?”


“完了完了。”大宝无奈地摆手。老练的主播绝不会赤裸裸地要礼物。


大宝最大的支持者用大小号一共送了她近10万的礼物,有时这位“土豪”一进直播间,大宝就把一缕蓝色头发撩开,以示欢迎。


“呦呦,checkout蓝色妖姬来一套!”看到“土豪”登场,粉丝们也跟着起哄。


蓝色妖姬是花椒平台中最贵的礼物,合人民币1999.9元。


有出手上千的“土豪”,也有张征这种送棒棒糖(0.1元/个)的普通粉丝,深谙送礼物人心理的大宝都会感谢。大宝也会以观众身份观察别的主播,送他们礼物并观察对方反应。


“送礼物心态之一就是试探,送个小礼物你不回应,别人觉得你冷漠,太现实。一上来送个大礼物,试探这个主播好不好泡。”大宝分析道。“送多送少,我就是感谢(侧面意思没戏),有人连续送好多跑车(333.3元/辆),看我没有别的反应就走了。当然,礼物大的也要表现得不一样,这个度就看感觉。”


除了大宝的心理分析,婷婷还有更实用的“战术”。有一项礼物是“吻”(8.8元/个),送礼时满屏幕都是大大小小各种嘴唇图案。婷婷经常噘起自己的嘴唇去对屏幕上嘴唇图案。“哎呀,不行!没对上!再送一个。”婷婷一撒娇,一般对方都会再送。


美女主播之外,有颜值的男主播也很吃香,王超还是天津师范大学设计专业的大二学生,1米83的身高,棱角鲜明的脸庞,是个标准的“小鲜肉”,举手投足之间很像他的偶像陈冠希,“现在的女孩都喜欢坏坏的男生。”王超深谙此道,放电、坏笑、比划爱心是他的三大绝招,每当他使出杀手锏时,女孩们都会纷纷送出礼物,他会报以飞吻答谢。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前国脚杜文辉


而对前国脚杜文辉而言,直播就图一乐儿,他说自己喜欢这种和大家聊天的感觉。踢了十多年足球,杜文辉去年退役,又转战商业任某公司副总。今年3月成为主播新人。


“我就是想告诉球迷他们想知道又不知道的,就是侃大山,毕竟人生阅历比他们(粉丝)丰富,聊聊我这么多年走过的坎儿,怎么解决的,让他们少走弯路。”


4月9日中超联赛第4轮,国安对恒大。直播中,杜文辉斜靠在沙发上,用女儿的小发卡随意地别住头发帘,以防挡眼,不时回答球迷关于业界“黑幕”的问题,如青训收不收钱呀,当年XXX为什么离开等。


除了赚礼物外,主播们在直播中还得时刻注意让粉丝们添加关注,夏木颖的经纪人张浩强调,“必须一直说(加主播关注)这句话,你一直说和不一直说效果完全不是一回事儿。观众听到你的话,很自然地‘手滑’关注你,慢慢地粉丝数量就上去了,粉丝也是你的筹码,因为直播平台和客户会看你的粉丝量。”


主播将收到的礼物去和直播平台兑换,平台再按之前约定好的分成比例返给主播或主播的经纪公司,这是主播的盈利模式之一。主播做得好了,有了较大的名气,品牌商就会找到他,冠名直播间,另外,在直播中也可以植入产品广告。


主播之间的收入差异很大,像个金字塔。大宝这样处于上升期的人气主播,月入最低6万。靠些小手段赚礼物的主播们人数众多,多是月收入在千元级别的小户。结合YY大咖主播各项礼物榜单的估算,塔尖的主播月入在30-40万之间。


系统与控制


网络直播:情色、金钱、青春与控制的新游戏


直播,成了一个供公众消遣的娱乐场所,对主播而言,近乎没有门槛,对观众也没有门槛,任何人想看谁就看谁,这看似容易,其实越是没有门槛,想做出头就越难。


Esee时尚互娱部直播组在全国范围内选拔、培养主播,再输送到各个直播平台,负责人袁野对本刊透露,能上平台热榜的人,背后都有经纪公司或团队的运作。他还透露,观看直播的人数可以造假,平台会把观众数字做高,吸引更多的人进来看。


有的主播由平台直接签约,有的由袁野这样的主播经纪公司输送,主播在公司拿底薪,在平台拿礼物等提成——平台将主播收到的礼物价值按比例返给主播公司,公司抽取一定的佣金提成后,剩下的给主播。


直播技术和主播的门槛都降低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直播,想找到适合自己的直播道路也较难。Esee对于主播的培养主要是在线上进行,上海地区的则会召集到办公室集体培训。


袁野会请来在直播行业里做过几年的主播培训新人,新人被要求根据自己的风格来定位,要么萌萌哒,要么清纯,要么性感;服装要穿亮丽一些的,不要穿黑色或者深蓝色的;光线要选择自然光比较充足的地方;很多主播是在家里直播,屋子起码要收拾干净。


一个礼拜后,运作团队人员会观看各主播的直播,发现问题,给予指导,袁野曾建议一个女孩直播打台球,女孩照做后,粉丝数量大涨。有个姑娘一直抹不开面子,看着手机吞吞吐吐,“你讲讲情感经历,失恋也行”,没想到,姑娘一讲起失恋,滔滔不绝,情感分析成了她日后直播的主要内容。


十五天是一个节点。培训和观察十五天后,就可以判断一个主播有没有往下发展的可能性了:是否能做主播,做何种风格的。


“我们也有淘汰制,”刘海斌说,“比如一个月播放值,你是零,上线时间是零,那你可以走了。我要你干吗用,没有必要再占一个名额。”


主播可以自由发展,不签约任何“工会”、“家族”和经纪公司,但这也意味着,会失去这些机构的资源支持。除了经营“工会”外,刘海斌还在制作网络电影,这就可以为其旗下的主播、网红提供更多出口。


看起来,这是一个主播当红的时代。但背后,谁掌握更多的资源,谁才能真正控制这个游戏规则。刘海斌谈到一些网红,有些名气之后就开始膨胀,他淡淡笑了笑说,“我让你红的时候,你才是网红,我不让你红,你就不是网红。”


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真实规则,是中国特色的直播环境——资本和资源,永远是控制提线木偶的那只幕后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