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苹果资讯>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2014-09-19
1414
来源:新浪科技

年年岁岁景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纽约的第五大道,常年熙来攘往,车如流水马如龙。苹果在美国旗舰店就坐落在这里,对面是中央公园,背后是通用汽车大厦,旁边都是LV等各大奢侈品店。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每年9月中旬,苹果第五大道店门口都会迎来一道奇景:成百人带着睡袋、躺椅和折叠椅风餐露宿驻守在苹果店门口,长长的队伍会一路排到隔壁的麦迪逊大道,而多家媒体也会纷纷进行报道。要获得排队第一人的“荣誉称号”,至少要在这里忍受两周的风吹雨淋。而他们受罪的奖赏,就是各路媒体的风光报道、苹果店员工的击掌相庆或者是相当于iPhone价格的酬金。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让这些人翘首相望的就是即将上市的新iPhone。过去的数年里,苹果发布一代代尺寸不同的iPhone,这里排队的面孔也是年年不同,却岁岁相似。只是近年来排队的目的已经不是苹果粉丝想买新iPhone,而是各种商业推广、炒作出名和转手牟利。


纽约时间周四上午,距离iPhone 6上市还有整一天,苹果第五大道专卖店门口已经排起了一道上百人的长龙,队伍已经延伸到了另一个街区。或许是iPhone 6屏幕终于变大了,今年的队伍似乎比往年的更长。队伍前二十位的人都已经在这里昼夜守候了数天,而前几位的人甚至已经驻扎了超过两周。


我只是想陪他


排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对三十出头的夫妇:杰森·瑞(Jason Ray)和孟·瑞(Moon Ray)。他们从美国南部的密西西比州飞了两千多公里,专程来到纽约苹果店排队,就是为了吸引媒体关注,推广一个创业项目Video Medicine,一个用于远程医疗的应用。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为了得到排队第一人的位置,这对夫妻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8天。当我采访他们的时候,两人坐在店门口的平台上吃着快餐,喝着热咖啡补充能量。旁边则是一堆睡袋、躺椅、雨伞、行李箱,这是他们的随身家当。他们晚上钻进睡袋躺在躺椅上,白天轮流去买食物饮料,轮流去周边洗漱与洗澡。


杰森的身上穿着印有公司Logo的白色帽衫,满脸的络腮胡。他对新浪科技表示,“我们之所以风餐露宿近三周时间,就是希望能有机会介绍我所在的创业项目。疯狂吗?有一点。但我们接受了数十次媒体采访。要是在密西西比排队,谁会注意到我们?不过,以后我们也不会再干这样的事情了。”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杰森身边的孟非常醒目,尤其是在一群男性排队者中。一身黑色的皮衣,秀丽的金色长发,姣好的面容,淡淡的口红,灿烂的笑容。这个女人和我遇到的大多数憔悴疲惫、略带体味的排队者都不同,即便是风餐露宿,她也依旧保持着自己的优雅。


孟并不效力那家公司;之所以来到纽约,只是想陪身边的男人度过这段难忘又艰难的时光。“我不是果粉,我用LG G2手机。我只是想陪着他。当然,排了这么久的队,我们也会买两部手机回去,就当是纪念吧。”孟向我展示自己心爱的LG手机,看着身边的丈夫,满脸的幸福。


排队借力营销


排在这对夫妻之后的则是一行五人的集体行动者。他们穿着统一的印有LOGO的绿色帽衫,坐着一样的红色躺椅,甚至吃着同样的食物。看得出来,他们是有组织有规划的排队者,来自一家移动电源公司。其中一位排队者黄仲能来自香港,是这家公司的营销总监。


为了得到媒体报道,推广自己的移动电源,他们也在这里驻守了两周时间。“没想到他们(杰森夫妻)来的这么早,不过我们有五个人,也吸引了足够的媒体报道。我们有两个是员工,其他三人是花钱雇来的。”黄仲能拿着公司的移动电源,非常敬业地边展示边说。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看到每年媒体报道苹果第五大道店的排队人群,他向公司提出了这个营销策划,早早来到纽约组织人员排队。由于是公司组织赞助,他们有人员可以轮换着休息,也不至于太邋遢受罪。


在过去几年的排队人潮中,提前一周排在前几位的毫无例外都是借苹果上市来做营销的。前年的第一人是个移动开发者,为了推广自己无人问津的应用排队了两个星期。去年的第一人则是个黑人小伙,受雇于一家苹果外设公司,穿着公司T恤排队两周,得到了一部新iPhone 5s作为酬劳。


大量华裔面孔


队伍再往后,从十多位到五十多位,则是明显的华裔面孔,很多都是拿着几年前手机的中年男女。这也是往年苹果店排队的常景。大陆iPhone上市较晚,土豪甚至愿意支付上万元第一时间拿到手机,加上两国售价本就存在千元的差距,这给了“疑似黄牛党”们足够的排队动力和牟利空间。他们显然不是为了打广告,因为第十位之后的排队者基本不会吸引到媒体的关注。


居住在纽约中城的吴老伯坦然面对我的镜头。他周三下午来到这里排队,已经排在了二三十位。“我退休没事啦,排队是想给我儿子买部最新手机。”坐在小马扎上的他,拿着iPad开始玩起了游戏。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而在他后面的一溜长队,大多数都是明显亚洲面孔。他们随身的包上印有中文,彼此交谈也是用大陆方言,似乎是来自南方两广地区。因为旁边的楼房正在整修,他们则是或坐或站在脚手架下面。


与兴奋主动迎接媒体的前几位排队者不同,在这些华裔面孔排队者中,大多数人都会回避媒体的镜头或者拒绝我的采访。在接受询问时,他们也会说自己是为了亲人购买。


一位中年大叔在确定我不会拍照和留名之后接受了采访。或许是他心有愤懑,满满的吐槽迎面而来。“苹果就是炒作出来的,和三星有什么不同吗?你知道前面那几个人,都是有人请来打广告的。他们可不是五个人,而是十几个人轮流排队,可以轮换着休息睡眠,还有人专门过来送快餐的。”显然他说的是那家移动电源公司的有组织营销。


按照以往的惯例,请人穿着公司T恤在苹果店提前一周排队打广告的代价是一部新iPhone;税后折算价格相近人民币4200元。而黄牛党请人提前一两天排队的成本则是每部手机100-200美元。由于黄牛控制网上预算的能力有限,所以实体店现货每人限购两部成为了最可靠的拿货渠道。


iPhone 6排队记:为谁辛苦为谁忙


谈到排队的感受,他的语气开始激烈起来。“你看到那些穿着西装在附近转悠的人吗?他们其实都是苹果雇来的保安,又不敢穿保安服。他们指手画脚挑三拣四,说我们不能用木质的折叠椅,非逼着我去换个椅子。这还不算,我刚离开会上厕所,他们就开始抢走椅子,我把椅子锁在脚手架上,他们甚至拿钳子来剪。”


“那你买iPhone 6用吗?”我问。“我有iPhone 4,只是速度很慢了,还有个华为手机。我是个打工仔,什么挣钱就做,合法就没什么。”他没有正面回答。


就在和他聊的时候,两位身材魁梧的穿西装者走到我的身边,非常警惕地盯着我。“你是排队的?排队往后面站,不要停留在这里。”一位大汉严肃地询问。


“我是媒体在报道,不排队买iPhone。再说这里是公共街道,不是苹果专属区域。”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这个便衣保镖停了一会儿选择离开。往远处看,可以看到好几位像他这样穿着便装在到处询问的人,显然都是苹果请来维持秩序的。


在苹果便衣保安离去之后,这位中年大叔从包里掏出一个链条锁,上面有明显的钳子痕迹。“你可以拍这个锁,但不要拍我。这就是他们用钳子干的。iPhone不在大陆同步上市,价格又存在差距,才会有这么多人来排队倒卖,看着苹果的人那么嚣张。我真的很希望,中国厂商能强大起来,有自己的苹果,我们不排队也不用挣钱。”


注:阿里巴巴周五上午在纽交所上市,今年我不会在苹果第五大道店再次报道发售现场,反正每年的场景都大致相同。纽约的秋天,夜间气温只有12-3度,遇到秋风秋雨更加萧瑟凄冷。每年看到这些风餐露宿的排队者,或为出名或替人营销,都不是为了iPhone,总有一种别样的感受。


在这一片喧嚣与浮华之间,只有排在第二的那位妻子的话,让人感受到这个秋日原本的温暖。“我只是想陪他,”看着身边的丈夫,这位美丽的女人柔情似水。

标签: iPhone 6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