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2018-04-20
2845
来源:爱玩网

对不起,本文涉及到了“电竞鄙视链”这样的“老话题”。当然,我们绝无意引战,看完你便会明白。


这个“老话题”到底有多“老”?它足以“老到”,一位有着10余年经历的电竞爱好者,也是曾经的从业者,可以向我们分享关于10年前“电竞鄙视链”的真实经历……


2007年,正是DotA刚在国内兴起的年份,我们主人公,小唐,一个几乎将全部游戏热情和青春游戏岁月都献给War3的男人。围绕着他,以及关于“电竞鄙视链”的故事,也从那时讲起。


小唐,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假期,十一长假,Sky憾失三冠王,小唐也是在这时正式进入War3的世界。即便是在10多年前,War3也被普遍认为是一款不太容易上手的游戏,打了1个月,小唐也只能勉强战胜最高难度的电脑,到了VS对战平台,胜率无限趋近于0。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大恶魔变身,SKY梦碎,无数中国War3爱好者心碎


那里的高教园区每年都会办War3比赛,出于校方的支持和当地电竞社团对于“健康电竞”的不懈宣传,名次好的选手均会有更大概率获得学院评选的一些荣誉。每一年的校园中心广场,都会有两名校园高手在几百人的注视下争夺最终的冠军。和无数打War3或者不打War3的玩家一样,看着那能在键盘上跳舞的左手,小唐不禁好生羡慕。


青春记忆里,


那份对DotA的盲目抵触


属于2007的年代,选择War3就注定要经历孤独。原本和小唐一起打War3的同学伙伴,5~6人,陆陆续续都转向了DotA。


抛弃“造房子”改玩DotA,这其中最突出的原因,自然是日后被一部分War3er拿来“鄙视”DotA的说辞之一。小唐也被拉去一起打DotA,当时的他在War3已经练了3个月,APM偶尔能进入三位数。他没有不合群地拒绝,可内心还是不禁冒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当时的他觉得,越是大家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就越是想挑战,想做到。


于是,任是身边伙伴们DotA玩的愈发热闹,小唐依然会独自一人坚持钻研War3,他几乎每晚都会去电脑房练习,下载PGL联赛Moon的第一视角到手机里,每天会上RN,读战报,看录像,试着学习Moon的练级路线,分兵运营、策略选择,以及卡位、极限保存、大战拉扯等每一个操作细节。正如他进入大学以来一直所做的那样。不同的是,3个月前还能经常和伙伴们一起聊War3,如今,他身边已无人可谈。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Moon的飞艇秀,很多NE玩家练5年War3都未能熟练模仿


或许是因为孤独感的刺激,小唐渐渐屡清了对DotA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是一种“鄙视感”,一种对(看似)“手残游戏”仿佛毁掉SOLO竞技氛围的厌恶。至此,他再也没有和伙伴们正儿八经打过DotA,私下里,他开始上RN、上贴吧发帖喷击,或者参与其他一部分War3er喷击DotA的帖子讨论中。


“当年喷DotA主要是集中在这几点:去玩的都是被Solo淘汰的手残党(偏见),一边抽烟聊QQ也能玩的休闲RPG,以及它配不上‘电竞‘。”如今的小唐回忆道:“必须强调,这只是当时一部分网友的观点,也包括我,我现在说这些,只是客观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不是说这些情况普遍存在,也不是说这些言论就是客观正确的”。


“那些管DH叫AM的,能不能先认认你们‘祖宗’是谁?”


“跟你们说,我打DotA,搞个补兵、拉野和幻象侦查的初级三线,室友羡慕我操作好。”


“你有我室友NB吗?打DotA 160的APM,他说自己手速很快。”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曾经的个别网友言论


“看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小唐说道:“你说,如今再看这些,当年留下评论的那些人又会是什么感想呢?”


鄙视,嘲讽、喷击……


这些“表里不一”的情绪


网上再凶猛,小唐好歹也不会在现实中与人交恶。身边伙伴们对DotA全请投入,每天都会开黑5、6盘,这也丝毫不影响小唐和他们每天一起嘻嘻哈哈,把酒言欢。


“经常是,前脚我还在RN‘鄙视’DotA,后脚就必须收敛起来,和一群DotAer嘻嘻哈哈去大排档喝酒。”


他说,当时弱冠年纪的他就觉得,像他这样在现实与网络中“表里不一”的,绝不是个例。即便网上喷的再凶,可又有多少人真的会因为游戏喜好而与现实中的熟人交恶呢?


“现在的大学里,是不是安排寝室先得看学生们各自玩什么游戏?免得哪天打LOL的和他下铺那个玩王者的干起来了?”


一次War3的参赛经历


却改变了他对DotA的片面印象


大二伊始,练了快一年的小唐,与真人较量不下三百盘,观摩各类录像战报两百多次,终于打到VS10级,勉强算是业余中等水平,平均APM到达160,可以初步展开“前方骚扰+后方MF”、“前方熊猫练级+后方DR带兵防天鬼屠农”等基础双线操作。他身边的DotA小伙伴们也早已脱胎换骨。这支在校园机房见谁虐谁的DotA五人组,也憧憬着一年一度的高教园区电竞赛事。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War3亡灵大神FOV的多线操作,前方骚扰对手,后方极限练级,部队残血但一兵未损


当时正值北京奥运会刚刚结束,整个高教园区的校园高手们都想着能像奥运健儿们一样,赛出水平,赛出风采。War3 Solo最先开战,64强两两淘汰制,小唐最终冲入八强。


他非常满意这个成绩,毕竟前四强的都是VS15级以上的高手,自己在16进8还打出了一次超级翻盘,单矿面对人族双矿,他利用对手尚未开始暴兵的空档,抢先打光对手周围野怪,逼对手出远门练级,再选择打多线,恶魔猎手与半队小鹿干扰对手主力练级,另分半队小鹿截杀对手后续补充的落单增兵,同时后方熊猫带着大树与AC追等级。一波拖字诀延缓了人族80人口一波的最佳时机,最终恶魔猎手撑到6级,开启大招翻盘。


结束比赛的小唐被临时委托参与DotA比赛的组织,那年DotA项目的报名人数远超预期,组委会人手严重不足。打出了三线操作的小唐,倒也不拒绝看那些在他认知里的“手残”打比赛。


当然,内心再“鄙视”,也绝不会影响他对于同窗伙伴的情谊,他衷心地希望那支DotA五人组能打出好成绩,为此,他甚至暗箱操作,给内心的“主队”抽取了一支由5位独自报名的“散客”临时组成的“路人队”做对手。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自己的内心已经在自我矛盾了,这一刻还在暗讽DotA算电竞,下一刻就给我的同学安排一支‘大礼包’。这就默认了这个项目的队伍实力有明确的高低区分。”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支“大礼包”,让几个月未在校园机房体验失败滋味的“DotA五人组”直接“一轮游”。5名素不相识的“散客”打出了更为默契的配合,精灵龙的限制、沙王的控制都释放地恰到好处,外加灵魂守卫细腻操作,打出惊人输出,纵使“DotA五人组”的中单影魔全程精准影压,整支队伍还是以一个非常明显的劣势败下阵来。


这样的场面让小唐深感意外,看着那些水平更高的业余DotA玩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DotA的竞技魅力,作为赛事组织者,全程在场,越往后的比赛就越让他不禁感到精彩,绕树林、蛇皮走位、预判、白虎千里箭、幻刺脆皮身边在人群中七进七出、团队五人极尽默契地技能连招,等等等等……


“这些镜头同样精彩,侧重点不同,War3一等一的高手去打DotA,即便能很快虐翻普通业余玩家,也未必就能同样成为一等一的高手,War3与DotA没有太多可比性,更没有绝对的高低之分!”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绕树林极限反杀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狗头人极限把控(以上配图源自WoDotA精彩操作集锦)


虽然只是一个高教园区的赛事,但真正的现场体会,还是让小唐改变自己对于DotA的看法,也明白了一个道理:看事情不要看表面,没有深入了解就不要随便“想当然”。


“喷击高潮”过后


彼此终迎接纳与尊重


小唐说,像他这样“对DotA放下成见”的War3er其实并不算少数。不过,到了2008年、2009年,随着DotA的愈发火热,来自部分“感到人气危机”的War3er对于DotA的鄙视之声,又被提高了若干分贝。


尤其是在2009年的下半年,WCG世界总决赛来到中国成都。很多DotA玩家们希望DotA能成为WCG世界总决赛项目,这引爆了某一部分War3玩家,相似的言辞句式又开始充斥在RN、Sgamer和贴吧等当时的主流War3论坛社区。


“讲个笑话,WCG,10个人排排坐打RPG。”


“手残去玩的游戏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电竞?”


“我War3最高打到VS18级,APM平均250+。要不是删这些无聊的帖子浪费了我不少练习的时间,我觉得我可以练到打WC3L(国内业余War3最高水平赛事)的水平,挑战“饭一哥”(业余知名亡灵高手,对阵Moon胜率100%,1胜0负)。”小唐调侃着回忆说。


再后来,DotA的高竞技性愈发受到了电竞行业的认同和支持,越来越多的War3er开始真正接纳DotA,意识到War3顶尖高手也并不能轻易驾驭DotA,他们也愿意自己去尝试DotA,学习DotA,两个玩家群体达到了一个整体上融洽、相互尊重的地步。


回忆十年前的电竞鄙视链:靶子在变 子弹没变

小唐说,自己的DotA水平“相当不咋样”,属于操作马马虎虎,意识惨不忍睹


再再后来,关于其他游戏的个中纠葛,大家也都知道了……


……


青春逝去,三十而立,这些年来,小唐和当年在电竞圈不同项目里结识的伙伴早就各自放下当年的“固执”,组团到彼此擅长的项目里体验,也会去一些新兴的电竞游戏里玩耍。


DotA、LOL的老司机们夸小唐是打《皇室战争》的天才,只是业余玩玩就初步有了做代练的水平,不像他们去挑战赛连一个12胜都打不到。反过来,小唐也会羡慕他们打《王者荣耀》能快速上王者。MOBA好友们还会调侃小唐:“自诩会跳舞的左手,玩个搓玻璃,露娜菜地抠脚。”小唐开玩笑着“回击”:给我一套键鼠,分分钟‘无限连’给你看。


如今,“老去”的小唐每每看到关于“电竞鄙视链”的话题兴起,总不免想起当年那段青春岁月。他说,毕竟不同游戏之间确实存在上手难易度的差异,至于精通深度并不是大家能一下子了解到的,所以“电竞鄙视链”的出现也不是无法理解的。


虽然,这其中不少说辞内容,仿佛和“当年”并无太大区别。


--------


足球要求运动员们不仅得跑得快,耐力好,还得学会在快速飞奔中控球,观察对手和队友位置。


而田径跑步,“似乎”那就是跑步,“似乎”跑得快或者耐力好就行。


所以,只要贝尔、贝莱林、奥巴梅扬们专心练田径,博尔特分分钟被打爆?

标签: 电竞 DOTA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