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这是一位诗人

这是一位诗人

2018-05-23
547
来源:游戏时光

 这是一位诗人


 蛙崽是一位诗人。


 我一直是这样觉得的。


它的住所就很像一位诗人该有的幽居。中国版的《旅行青蛙》在细节上做出了一些调整,南天竹变成了翠竹,玉簪花变成了芭蕉,小小的花窗尘飞不到,更是让我坚定地相信,我的蛙崽绝对是一个诗人,并且是会吟诵松尾芭蕉俳句,或者苏东坡的《定风波》的那种。


这是一位诗人

在此之前,我曾经有点担心《旅行青蛙》的祖国版会不会有点水土不服。


在我固有的认知中,日系那种把个人最细小的情绪呈现到极致的能力,是建立在整个日系文化侘寂、物哀、幽玄的审美环境上,寄托在比蚕豆略大的蛙崽身上就够了。因此无论是海畔、路边还是斜阳下的栏杆、月夜的溪石,蛙崽的身影总是让我觉得有些细腻而忧伤的,而这种情绪在游戏中就投射成对蛙崽的怜爱之情:想摸摸它,在它犯困的时候想劝它放下游记去睡觉。甚至有阵子我特别迷恋戳蛙崽,就为了戳完之后听它“咕儿呱”一声,这声回应仿佛是与它建立了联系——啊,日语里该叫“絆”了 吧。与其说玩家是一个操心的老母亲,不如说是在关怀那个有点闲愁野恨的自己。


我原是认为,同样是这种个人极小情绪的寂寞孤单冷,在我国的表达同日本是完全不同的!!在相对壮阔的山河大景下,这种闲愁野恨就会顿时无处遁形,奔着天人合一的和谐感去了。


但是并不!


我收到的第一张祖国版的明信片是蛙崽从琉璃瓦上溜滑梯滑下,惊起落叶。仔细看的话,蛙崽虽然面无表情,但双手大大撒开,明显就是乐在其中的样子。


我当时就被这张图会心一击了。


这是一位诗人


这就是诗啊!一个特别容易文艺腔起来的老母亲的内心简直已经开始自动写起绝句来了!而事实上,我甚至也已经动过手以旅行青蛙的PARO为题材写了某个同人作品。


咳,怎么讲,一旦充分带入自己的情绪,这个佛系游戏其实会变得很富有个人色彩。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是否我和蛙崽之间的确有一种谜之联系,比如物像主人形这种玄学。


比如很神奇的,我前阵子出差去了广东,结果蛙崽寄回了一张在佛山的明信片!再比如说,我本人是那种随意跳上某个班次的高铁,查一下路线,发现A景点离原计划B景点只隔半小时路程,于是就随机改变行程,先去A再去B这样的无定则旅行者,结果我的蛙也被我带得十分随性。我曾经强制它带双灯,但它依然坚持不懈地把自己搞到下水道里——一次又一次地。当别人的蛙崽都已经收集齐了珍品并寄回了SSR的明信片,我的蛙崽依然是怡然自得,一次又一次地逛不厌它的苔桥,它的开满桃花的墙头,它的可以看见海的轨道。


然而我竟然也一张重复的都舍不得删,就好像是,就算自家孩子四年级读了三遍,你也依然觉得它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崽。这种不理性的迷恋让我对自己未来的教育方针产生了怀疑——这样溺爱真的不要紧么?然而再想一想,我自己似乎就是这样被溺爱着长大的,只要我觉得钻下水道是快乐的,我就不在乎前方还有看起来很诱人的豪猪在玩威廉·退尔的COSPLAY。


这是一位诗人


而且,何必那么急,这个世界那么大,蛙崽有的是时间去旅游,有的是时间去奇迹相遇。


当然偶尔也是会焦虑的。门前的三叶草都薅光了,而蛙崽依然没有回家,而且没有明信片寄回来。尤其是这个时候如果门口来了蹭饭的困困,而你手头最后一盒稻香村已经给了不久之前来过的胖胖。


有时候蛙崽已经回家了,蹲在桌前小口小口的吃饭,看起来十分养生。


有时候蛙崽还会认真地写游记,怎么想都比我小时候写作文用功。


即便崽如此无欲无求,都还会令我还是生出一丝惆怅:崽啊,你看,你的小朋友困困明明在屋子外面,你怎么不叫人家进来呢?你们小朋友要经常走动啊,不然不寂寞么?困困它很喜欢你啊!你不喜欢它么?


操心到简直觉得自己要掉头发。


可是蛙崽的内心依然非常简单,它回家和出门的意志同样坚定,同样风雨无阻。


太温柔了!这种简直让人心都要酥化了的温柔,从一个面无表情的豆丁大小的蛙崽身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特别的诗情画意。


是了!这依然是我的那个蛙崽。虽然换了一个国度旅行,它依然是我那位诗人般的蛙崽。无论是身处金色海洋的油菜花田,还是红色宫墙下注目飘飞的花瓣,或是在乐山大佛的发髻上舒心小憩,蛙崽就是给我这样一种感觉,它极小极小的身体里有一颗大到包容起整个世界的心脏。当我看着蛙崽的时候,实际上是蛙崽带着我触摸这个它爱着的世界。


蛙崽的动人,不仅仅是在于它的细腻和忧伤,而在于它爱着这个世界。


这个寂寞的,喧嚣的,脱俗的,市井的,一板一眼的,随心所欲的世界。


它既咀嚼过漫无边际的一个人的寂寞,也结交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朋友,随他们大开眼界。它享受着它的旅途,只要一顶荷叶做的帽子,一个小小的背包,随遇而安地感受有时风雨有时晴。


它会在不同的季节带着不同的装备,去看同一棵树,踏同一片竹林,想一想都觉得长情而浪漫。


这是一位诗人


对旅途中的一切它都用那颗大大的温柔的心脏去消化着,凝聚成一张张带着幸福感的明信片,寄到家里。


我有一个朋友,把她的蛙崽起名叫“霞客”,这简直太赞了。你不用担心一个诗人会不着家,因为只要爱着这个世界,诗意总是会在身边栖居的。


而蛙崽,毫无疑问肯定是一个诗人!


这是一位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