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德国首次允许游戏出现纳粹标识的背后

德国首次允许游戏出现纳粹标识的背后

2019-07-02
145
来源:gameres

导语
犯下了无数令人发指暴行的纳粹永久的改变了德国。尽管纳粹留下的伤痛和罪行无法磨灭,但值得欣慰的是,德国人对纳粹的忏悔和反思可以说是非常深刻和彻底,这一点从德国的法律中就非常清晰的体现了出来:德国法律和政治的基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中明确指出“公民先于国家,公民权利先于国家权力,权利是权力的来源”,并明确给予公民对暴政的抵抗权(在其他各种方法均不足以制止对自由民主基本秩序的破坏时,全体德国人都有权抵抗),而《联邦德国刑法》中也禁止任何人辩解纳粹的行为,更限制了任何包含纳粹作品的内容,刑法中明文写到:

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形式对纳粹的所作所为进行赞同,否认或辩护

除艺术表现、学术、历史和学术研究目的之外,不得传播或为用于传播而制作、储存、进出口以及公开或在集会中使用德国宪法法院认定的违宪政党或组织标志

毋庸置疑的是,这些法律都是为了防止极端分子为纳粹及法西斯主义招魂,而法律中也为那些批判、嘲笑以及反应纳粹历史的艺术作品留出了空间,但让人遗憾的是,德国的审查机构多年来并不认为游戏能列入豁免的艺术作品之列,因此玩家们会发现一个异常讽刺和滑稽的情况——本应纳粹暴行的杀纳粹游戏却不得不被阉割和审核的不像样子。
游戏中一律不得出现纳粹符号
除了欧洲的游戏分级机构泛欧游戏信息组织之外,德国还有自己的审查机构,娱乐软件检验局(Unterhaltungssoftware Selbstkontrolle,USK)。而在创立之初,娱乐软件检验局就明文定下了“游戏中一律不得出现纳粹符号”的高压线,任何游戏想要过审就必须删除所有纳粹标志以及所有提及,剧情中不得出现一丁点纳粹相关的内容,没有任何例外。
不用说,最受到这一禁令影响的就是《德军总部》系列了,担忧年轻人将纳粹标识娱乐化的法院直接拒绝了《德军总部3D》的发行,理由就是“游戏的纳粹并不能算作是被豁免的艺术形式”,而卡普空为了《希特勒复活》顺利过审,索性就直接在所有海外玩家玩到的版本中删除了所有和纳粹有关的东西,并将希特勒改成了不知名的路人甲“Master D”,游戏名也被改为《生化尖兵》,这种偷懒的做法也让不少玩家成为了受害者。

德国首次允许游戏出现纳粹标识的背后

问题来了,描写二战题材的《使命召唤》系列该怎么办呢?动视选择的也是删删删,游戏中所有的提及以及标识,剧情也被删改的莫名奇妙,所有对纳粹的称呼也被统一修改成了各种不知所云的叫法,而就在一切似乎都无法改变,顽固的审查机构不愿为游戏网开一面的时候,《重返德军总部:新秩序》及其引发的巨大争议最终改变了审查机构的态度,并最终让其放宽对游戏的限制。

德国首次允许游戏出现纳粹标识的背后

舆论及审查机构的反思
《重返德军总部:新巨像》作为一款剧情大幅度涉及纳粹的游戏,自然贝塞斯达也不得不为了过审而做出大面积的删改及和谐,不仅万字符被修改成了一个三角图标,而纳粹自然也被变成了各种含糊的“当权者”“统治者”,而这次愤怒的不仅仅是玩家,包括电视台,报刊,电台在内的各路媒体和学者纷纷对这一审查展开了辩论,而社会舆论大多也反对现有的一刀切政策,这也和游戏中最具争议的一段和谐有关——删改的面目全美的希特勒。

德国首次允许游戏出现纳粹标识的背后

在游戏中,主角为了让灭绝者号无法运作而前往金星获取奥丁密码,而扮成演员的玩家在金星中遇到了希特勒,而这段试戏的过场本应是对设定中年事已高希特勒自大狂躁形象的完美体验,在德国版本中却完全不同——不仅希特勒的胡子和我的元首(My Führer)消失不见,原本剧情中因一位演员称呼他为Mr.Hitler而非我的元首而被击毙也被替换成了“不是希特勒的老头子”怀疑他是间谍的诡异剧情,原本开发者的用意荡然无存。
此外,描写主角B.J.犹太人母亲被关进集中营的描述更是被直接删减,游戏有关对犹太人大屠杀的每一丝痕迹提及都被取消或取代。德国版本中,“敌方政权”的部队只是谈论“叛徒”,“叛徒”也并非在劳改营中死去,而是“死于囚禁”,而这样的删减到底是不是尊重历史,能不能让新一代人了解到纳粹让人发指的罪行?相信读者心中自有答案。
德国媒体TAZ就一阵见血的指出,对《重返德军总部:新巨像》的审查是荒谬的、可笑的,官僚的所谓红线没有起到所谓的尊重历史、尊重被纳粹杀害的无数冤魂的作用,给游戏施如此严格的限制并没有任何益处,游戏理应与小说、电视剧、电影等获得同等待遇,现在这个版本的游戏不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一种耻辱。
改变
幸运的是,政府以及审查机构都听取了舆论的意见,不仅出席了科隆游戏展的安格拉·默克尔对游戏行业本身就持肯定态度,而相关机构及法官也软化了早在《德军总部3D》时期做出的决定。最终,当局允许娱乐软件检验局将游戏列入豁免条例之列,游戏终于可以出现和提及纳粹标识了。
当然,这不意味着所有游戏都将可以使用纳粹标识,娱乐软件检验局仍将会基于每个游戏做出是否允许使用的决定,不过这也和其他艺术形式无异,游戏终于被给予了同等待遇,审查机构对自己政策的反思也被不少德国玩家所赞许。
结语
在开发《德军总部:新血液》时,开发者仍对未和谐的游戏是否能过审有些嘀咕,因此他们仍为德国玩家做出了和谐版,国际版未通过就发行和谐版,而最终社会对游戏的逐步改观终于有了成效——贝塞斯达确认游戏的德国版将不会进行任何和谐,而这也是《德军总部》系列首次在德国完整的出现。
德国游戏协会常务董事Felix Falk认为,“最终让分级机构放开限制的不是我们强烈的游说,而是社会认识到了游戏所能成就的东西,意识到游戏也是一种艺术形式,一种比起电影更能接触和触动年轻人的方法。”
“而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仅是我们希望被平等对待,而且也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在日趋严重的歧视、种族主义以反犹太主义抬头情况下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开放和包容也正是第九艺术的独特魅力所在。”
当然,他也赞同这也不意味着游戏就可以为所欲为的随意使用纳粹相关内容,“在德国,我们有责任对我们历史的这一部分进行认真细致的审视。不能滥用纳粹符号的法律仍然没有任何改变,因此总会有一个具体界限的讨论。”而最难得可贵的一点是,游戏在德国已经与其他艺术形式不相上下了。

标签: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