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2019-12-26
492
来源:gameres

片冈智(片岡とも,本名片冈智晴)主笔的文字AVG《泡沫冬景》上线了。中国的高考落榜少年和日本的普通少女在东京相遇,背景是1988年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本篇解读略有剧透,涉及前五章试玩部分。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我并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片冈智晴的忠实粉丝,对他的作品接触也仅仅限于《Narcissu(水仙)》和《银色》。
在《泡沫冬景》的游戏介绍下,引用了叶佳桐关于评价片冈的一段话——“也因此,片冈的脚本是极具独特气味的,在朴实无华的文风下,却隐隐埋藏着某种禁欲感,若是想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片冈的极端的话,那也许就出自他对“日常”的态度。”
而我更喜欢这段话的前半句——
“所谓的18禁游戏是指唯有成年人的思想才能够得到共感的游戏。”
对于我个人而言,片冈剧本给我的感觉是对“异常”的“日常”化处理。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用更克制、冷净的文字和叙述,产生与故事、主人公的常理下矛盾,这就是埋藏在朴实无华文风下的禁欲感。就如同《Narcissu》中的7F(安乐病房)所展现给读者的,不是对即将逝去生命的灿烂追求或对于命运不公的控诉与不安,而是将这种命运作弄的走向接受,作为所谓日常来描绘、渡过,封闭自我的压抑。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而随着故事的推进,日常与异常的矛盾,克制与释放的冲突,生命即将如摇曳烛火走到尽头却又一次展现出灿烂和温暖的碰撞,这就是我印象中典型的“片冈式故事(剧本)”——异常的日常。
之所以一直着重于谈论着《Narcissu》,并非单纯的出于自己对它的喜爱,或者妄想用《Narcissu》来作为片冈的代表,当然也不是想着安利给大家。始终觉得,与有些游戏的相遇是充满偶然的,就像心血来潮走进一家酒吧,点了一杯自己都念不出名字的酒。回到正题,其实正是《泡沫冬景》游戏本身,一直都在强调,自己与水仙的联系。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白石建筑公司在《Narcissu》是一个拥有特殊意义的地标,不仅作为游戏终章的章节名,更是最后完成濑津美愿望的重要道具信息(浴巾比基尼)。而这个“重要”的公司,也存在于《泡沫冬景》的标题插画中,这也许是一种有意为之。时间为昭和六十三年(1988),而在次年1989(昭和最后一年),日本政府硬着陆,货币政策的改变,彻底挑破了经济泡沫,经济萎靡倒退。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夏日暑假,晒痕,医院。或许是片冈的表达惯性,但是我最初看到时还是忍不住地内心调侃——暑假夏日回忆→晒痕→住院→周围人态度的变化→与男主命运的相会→两人存在的共性。(我想我已经到了那种看到晒痕、医院就会胃疼的程度了吧。)有趣的是《泡沫冬景》的男主是中国人,与女主之间存在着语言与思维逻辑上(可能并没有)的差异,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都会在经济泡沫崩溃的浪潮下,成为所谓蝼蚁盛宴中的一部分。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我们拥有地图,拥有药物,也拥有银色的酷派——尽管消音器的故障让得它显得很吵闹。 ……但我们没有时间,没有未来。
时间的转换,人物的视角,片冈正擅长于用这种有趣的形式讲故事。在《Narcissu》与《泡沫冬景》中,时间必定是最恐怖的野兽。这也是为什么总提“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这句话。在《Narcissu》中,终将停止心跳的少女与终将停止呼吸的少年,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名为时间的猛兽会追上自己;而在《泡沫冬景》中,日本女孩,中国少年,在时间的节点到达经济泡沫崩溃之时,也定然会被卷入无底的深渊旋涡当中(女主妹妹手术时间的慢慢迫近和整个经济形势的愈发严峻)。时间既是轴,串联着故事,又是怪物,要带走所珍视的事物。
《泡沫冬景》的交互效果音,就如同on the rock下,两颗冰块的碰撞,男女主角的相遇。我们都在期待着日本经济泡沫崩溃的浪潮袭来,会带来怎么样的一个片冈式冬季故事——晶莹剔透的玻璃酒杯已经脱离了桌沿,它始于缓缓下坠之时,终于芬芳终消散在酒吧门口带进带出的冬冷冽风中。

标签: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