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2020-08-19
511
来源:gamelook

2019年初宣布重启的《摩尔庄园》IP,对于很多玩家而言是一场意外之喜。

作为一款由淘米网络制作的网页游戏,《摩尔庄园》于2018年4月问世,迄今已有12年历史。作为当年罕见的低龄向产品,《摩尔庄园》曾掀起了一场席卷全国的热潮,早在2009年注册用户和活跃玩家数量便分别突破3000万和1000万。曾有媒体举例假设,当时全国每三名小学生,就有一名是《摩尔庄园》用户,受欢迎程度丝毫不亚于今天的《我的世界》。

因此自宣布手游项目以来,不仅是玩家兴奋,《摩尔庄园》也成了行业里的香饽饽。近期,《摩尔庄园》手游代理权终于尘埃落定,花落以精品游戏发行闻名的雷霆游戏。

对于一款颇有历史的低龄向IP产品,雷霆游戏怎么定位目标用户?玩家自觉的还原诉求,与不自觉的品质升级需求如何兼顾?庞大的受众规模加上休闲的题材,如何才能发掘出应有的商业潜力?拿下代理权后,GameLook第一时间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雷霆游戏CEO翟健,尝试找到答案。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有生之年”成真,社区向产品抢占蓝海

《摩尔庄园》宣告重启之时,有玩家曾在微博上兴奋表示“有生之年”、“当心微博瘫痪”,尽管略显夸张,但足以体现玩家激动之情。

在翟健看来,《摩尔庄园》是最早一款儿童社区游戏,也是许多“Z世代(95后、00后)人生中第一款接触的网游”,因此情感羁绊非常深,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如今最走红的一批产品,IP优势明显。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所以相较最初的儿童向定位,翟健更愿意认定,《摩尔庄园》手游的目标用户年龄段处于大学求学期及毕业工作区间,对于“摩尔庄园”有着自己的情感寄托,同时又钟情于社交类玩法,希望找到“当时的那种感觉”。

而社交,正是《摩尔庄园》手游最为显著的差异化部分。与当下主流竞技游戏强调的紧张刺激相比,《摩尔庄园》手游玩法“基本没有压力”,如种种田、聚聚会、养猪养鸭……就翟健的角度来看,《摩尔庄园》没有所谓强制任务、目标的条条框框,而是提供了一整套自由度极高的社交养成体验,单凭独特的乐趣就足以吸引大量玩家。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这也是雷霆游戏选择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的原因。“实际上现在整个手游市场目前还没有说有特别强的社区向产品”,翟健解释,“从之前「动森」的火爆,也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玩家对这一块还是有很强的需求,我们判断具备一些明确的价值和机会。”

当然,由于IP确实经历了一些起伏,时间跨度又足够长,手游不能寄希望只做好“还原”就万事大吉。翟健阐述了自己的想法,“首先制作上当然要与时俱进,保留原汁原味的模式设计,但整个制作工艺和水准要进行大的革新”。整体而言,《摩尔庄园》手游希望给予玩家“原汁原味,同时体验又有所升级”的感受。

翟健透露,从测试反馈来看,《摩尔庄园》手游做的还不错。今年5月,《摩尔庄园》手游举行了首次技术删档测试,尽管只有8天,游戏初步展露的品质已经获得了不少玩家喝彩,在TapTap上斩获了9.7的高分。玩家不仅普遍评价“有页游「内味」”,也有诸如表扬“家园玩法比页游版的还让我喜欢”的声音,肯定了《摩尔庄园》手游还原又创新的研发方向。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定位轻松美好,不仅仅是还原这么简单

在后续的研发过程中,翟健希望雷霆游戏能够继续扮演好辅助角色,在以淘米研发为主的前提下,收集玩家反馈,提出意见和建议,帮助研发进行产品的迭代和优化。最终将淘米对产品的理解优势,和雷霆游戏对市场的理解优势结合起来,不只是IP粉丝,也让更多非IP用户需求得到满足。

按照翟健的话来说,这一过程中雷霆游戏“更多的是扮演一个军师的角色”,但最终决策还是由淘米拿捏,双方形成协作,而非谁指导谁的状态。

充分的分工,也让雷霆游戏有余裕去思考,《摩尔庄园》手游核心优势究竟是什么的系统性问题。

过去,雷霆游戏代理了大量Roguelike游戏,同时频频对沙盒游戏“暗送秋波”,包括《不思议迷宫》、《贪婪洞窟》、《失落城堡》、《伊洛纳》等,这些产品打破常规,仰仗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吸引玩家。但是翟健却认为,《摩尔庄园》手游的随机性、不确定性占比很少,并不是核心定位,“《摩尔庄园》的定位更多是一种相对轻松、美好的情感向的游戏”。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与其说是携手打造一款产品,雷霆游戏和淘米的动机更像是想要营造一种氛围,一个玩家可以放下压力、放下对抗,与朋友一起经历快乐时光的社区。雷霆游戏希望《摩尔庄园》手游通过社交玩法,满足用户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因为翟健相信人有多面性,但无论喜好如何,都会有内心的追求:美好的东西,没有人会不喜欢。

这似乎回到了翟健一直以来坚持的理论:“中国绝大部分游戏都离不开社交,都是为了获得情感,玩家会形成长期情感,天然属性是社交。”

确实,《摩尔庄园》一直存在着名为“寻友”的玩家文化。大量玩家在网络上发帖,寻找儿时的玩伴,希望找回在《摩尔庄园》中结识的旧友,也找回曾经的时光和感觉。

而《摩尔庄园》手游的诞生,也与玩家强烈的执念有关。《摩尔庄园》IP第一款产品原本是款涂色游戏,为了能在手机上玩到原汁原味的《摩尔庄园》,1000多名玩家自发成立了群组,向淘米提交了《对摩尔手游的意见》,引起了淘米的重视,也坚定了淘米重现《摩尔庄园》的决心。事后,淘米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兼《摩尔庄园》手游制作人郑宙理,还专程在微博上对这批玩家表示了感谢。

面向Z世代用户,未来潜力不设限

低龄向产品一直有着人气高、收入低的特点。以另一款低龄向产品《迷你世界》为例,2018接受GameLook采访时,研发商迷你玩创始人古振兴表示,在有意控制下,《迷你世界》付费ARPU为“十几元以下”、活跃ARPU“则为两分钱”。而手游行业“正常”情况,ARPU至少百元起步。

低龄向手游ARPU值低的原因有很多,首当其冲是低年龄段用户缺乏经济来源,付费能力不足。其次未成年付费也是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多数低龄向产品会主动钳制付费点设计,形成“有钱没处花”的状态规避风险。

幸运的是,基于铁板钉钉的儿童向IP制作的《摩尔庄园》手游,却全然没有这层烦恼。原因在于IP面世已经12年,当初最早一批用户已经长大成年,开始工作,正处在兼具消费欲望和经济实力的黄金年龄。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另一边,翟健透露雷霆游戏用户构成同样以“Z世代”的年轻人居多,也有很大一部分玩家此前玩过《摩尔庄园》页游版,有“超高的契合度”。

得益于此,雷霆游戏准备了一整套计划推广《摩尔庄园》手游,以发掘更多潜在的受众和商业潜力。按照规划,目前《摩尔庄园》手游尚处在预热阶段,不过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宣传筹备工作。翟健介绍,雷霆游戏会在内容创意层面和玩家诉求层面做深度结合,创造足够大的声量和体量,去推广《摩尔庄园》手游。

专访雷霆游戏翟健:代理《摩尔庄园》手游,瞄准社区向市场空白

在对用户理解不断加深后,《摩尔庄园》手游选择在8月18日公布代理消息,后续的预约预热、迭代、测试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当中。翟健预测,到最后上线还需花费至少3、4个月时间。

由于能够借助高DAU的信息流平台,如抖音、快手、微博做高效信息传达,翟健并不担忧用户能否获取信息,在他看来推广中的难点,更多会集中在具体要做什么样的内容,以及整个过程中对节奏和投入的把握。这一部分,雷霆游戏显然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结语

无论从题材还是玩法,《摩尔庄园》手游都和雷霆游戏之前发行的游戏很不一样,但它又有很多与雷霆游戏理念相同的部分,比如社交、比如用户、比如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所以在翟健看来,《摩尔庄园》手游和雷霆游戏已发行的产品,之间的差别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

商业化问题虽然也很重要,但又非雷霆游戏最关心的目标。翟健主张看长远,他认为,《摩尔庄园》手游的运营,反而会更像《问道》手游多一些——自2016年上线以来,每年《问道》手游都处在稳定增长的态势中。因而雷霆游戏的焦点,商业化只是次要目标,主要目标是将玩家玩得久不久,玩得开不开心。

采访的最后,翟健告诉了GameLook这样一段细节故事,研发团队很多成员在《摩尔庄园》手游中都有自己的化身NPC,比如制作人郑宙理是一名神秘人、程序员大佬是山洞前孜孜不倦挖土的汤米,美术大佬是家具店老板艾利克斯等等……

通过大量类似的细节,翟健发自内心的感受到,这是一群热爱自己所做的游戏,忠于玩家、忠于《摩尔庄园》IP的一群人,这种情绪也赋予了雷霆游戏对于《摩尔庄园》手游品质的信任。

所以比起挖空心思从玩家口袋里掏钱,雷霆游戏更坚信优秀的产品、珍贵的社区的力量,并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

标签: 资讯 摩尔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