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2020-08-27
324
来源:gameres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棋牌游戏还能玩出新花样

棋牌游戏还能打出“春天”吗?

8月25日,姚记科技发布了2020年半年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姚记科技2020年H1实现营业收入10.19亿元,同比增长24.38%,实现利润总额8.57亿元,同比增长242.49%。

其中公司移动游戏业务板块保持迅速的业绩增长趋势与稳定的流水表现,2020年上半年取得营业收入5.83亿元,同比增长18.51%。

对此,姚记科技表示,凭借加强开发创新,发挥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协同效应,公司旗下棋牌类产品表现良好,《小美斗地主》《Bingo Party》《Bingo Joerney》等游戏用户数据创新高。

相比Q2期间被关停的多家棋牌游戏厂商,姚记科技显然成为棋牌游戏生死大逃亡中的突围者。

本文,竞核将以姚记科技为切入点,一探棋牌游戏市场新面纱。

背靠字节,找到现金奶牛

外延并购傍上头条系,原为扑克牌厂商的姚记科技,凭借这一战略,成功打入网络游戏市场。

早在2019年,网络游戏收入占姚记科技营收比重就超过50%。不过,该公司真正成为资本市场的网红还是2020年。

2020年春节前,姚记科技将《小美斗地主》独家代理权交给字节跳动旗下游戏发行平台Ohayoo。该作成为2020年春节档最大黑马,在iOS免费榜连续霸榜10天,日活超过200万。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本期财报中,姚记科技表示,凭借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更好的发挥协同效应,公司棋牌产品《小美斗地主》为公司移动游戏业务提供了高额流水。

竞核认为,《小美斗地主》或者说姚记科技游戏业务,之所以能够迅速增长,得益于三个要素:内购+广告变现模式、游戏+营销双驱动、头条系成长红利。

首先在商业模式上,《小美斗地主》以内购+广告的方式变现。其主打快速流量变现的短线模式,快速的流量导入,获得用户,再以大量的广告进行变现,达到快进快出的效果。

《小美斗地主》制作人黄福泉此前接受的媒体采访称:“收入方面(对比姚记科技同类内购产品)大约要高出4~5倍,玩家留存上也有着显著提升,而玩家平均在线时长则高出30%~40%。”

据悉,春节期间《小美斗地主》广告收入每天150万。也就是说,在产品商业模式上,姚记科技踩在了点上。

然好产品也需要高性价比的渠道来发行,在这方面姚记科技展现出灵敏的商业嗅觉——拥抱字节跳动。

7月22日,姚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对上海芦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剩余88%股权首期1.32亿款项给予支付。据东吴证券表示,芦鸣科技是字节跳动信息流广告买量公司。

这也意味着,公司有望进一步完善“游戏+营销”业务架构,更有利于借助字节跳动旗下流量平台,基于2C端游戏和2B端营销两个维度变现,延续业绩高增长。

众所众知,近年来字节跳动以“抖音”“今日头条”“火山小视频”等产品流量矩阵,闯入游戏发行渠道第一梯队,并成为国内休闲游戏发行一哥,势头甚至盖过腾讯。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此前在Voodoo、腾讯的王炸组合能否“干掉”字节跳动?一文中,竞核提到:姚记科技某高官表示,腾讯入股Voodoo很大程度上市为了防御字节跳动。他强调Ohayoo在超休闲游戏市场混的风生水起,切走了腾讯广告部分营收,且盘子会变得越来越大。

一言蔽之,受益于头条系成长红利,姚记科技休闲游戏与营销业务层层递进,有望持续放大规模。

需要指出的是,Q2期间数十家棋牌游戏公司因涉足“赌博”被关停,而凭借内购+广告变现模式短暂突围的姚记科技《小美斗地主》,并不足以反映整个市场的现状

因此,扬弃的内容必须仔细斟酌。

棋牌市场缩水超7成

经历大洗牌后的棋牌游戏市场,无“百家争鸣”,趋“一家独大”。

七麦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App Store游戏免费榜Top100中,棋牌类游戏仅5款。其中包括腾讯《欢乐斗地主》《欢乐麻将全集》、赛韵科技《麻将至尊》、竞技世界《JJ斗地主》和禅游科技《四川麻将》。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相比2020年春节期间最高21款上榜的数据,棋牌游戏ToP100占比约减少四分之三。春节档黑马《小美斗地主》更是下滑至App Store游戏免费榜500名开外。

有一说一,此前棋牌游戏所带来的的高额利润,令很多厂商嫉妒不已,毛利润堪比茅台。中至科技2018年毛利率高达91.7%,超过了A股股王贵州茅台的91.4%。

2019年,禅游科技、家乡互动更是凭借棋牌游戏业务在香港成功上市,一时间风光无两。

此外,靠地方棋牌起家的闲徕互娱,春节期间旗下《闲来湖南跑胡子》和《闲来陕西麻将》排名上升幅度均达1200-1300名。短短一周时间内,其母公司昆仑万维股价最高涨幅达47%。

需要提出的是,若仅从当下畅销榜数据来看,大多数棋牌都难以“度过”2020年的夏天。

竞核认为,原因有三:1、春节+疫情对棋牌游戏市场向上影响退却;2、字节跳动带领《小美斗地主》入局,以激励广告为主的变现模式给游戏行业提供了新打法,同时拉高获客成本;3、一系列房卡类棋牌游戏涉赌案例曝光,政府监管标准趋严。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具体到市场表现上,姚记科技、家乡互动、昆仑万维等棋牌游戏厂商,旗下相关产品均未登入App Store游戏畅销榜Top100。这表明用户流失、成本增加,导致棋牌游戏公司生存面临挑战。

另外,竞核曾在超20家公司关停,棋牌游戏厂商生死大逃亡提到,“深圳科兴科技园棋牌公司被抓22人”、“安逸麻将被一锅端”、“聚合支付被打掉”等棋牌游戏灰色产业温床被掀翻。

总的来说,从遍地黄金到涉赌查封,再到棋牌市场缩水超7成,2020上半年棋牌游戏市场经历了大起大落。

前文,竞核说到当下的棋牌游戏市场无“百家争鸣”,趋“一家独大”。前句不再过多解释,后句则重在突出腾讯棋牌产品优势。

而这或是棋牌游戏除出海外的另一突围手段。

斗地主也能电竞化

在探讨电竞和出海之前,竞核认为应该将棋牌类产品分为益智休闲类和博彩类。

二者虽都讲究规则简单、注重策略比拼和心理博弈,但核心观念不同。电竞棋牌以娱乐为主,出海产品更看重当地市场“博彩”之风。

不久前,2020年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腾讯棋牌推出了全新的大众向赛事品牌「欢乐全民赛」。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腾讯互动娱乐合作市场部总经理朱峥嵘表示,未来,腾讯棋牌将秉承赛事娱乐化、全民化的理念,肩负起探索竞技全民化的重任。

他补充到,腾讯棋牌也将联动更多社会力量,以龙头赛事的姿态不断探索电竞化智力运动发展方向,给未来更多希望与电竞运动进行融合的传统体育项目提供优秀的借鉴案例。

据竞核了解,在「欢乐全民赛」与北京体育局、万达商场、百联购物等合作举办的近500场线下比赛,总参与人数便达到了近4万人。可见覆盖范围相当之广。

商业化上,我们以传统体育赛事和电子竞技赛事结合案例作为参考。

例如从NBA、足球等知名体育赛事的发展经验来看,一方面,赛事影响力的提升能吸引着更多商业伙伴加入到赛事生态中;另一方面,商业注入有利于提升赛事水准和受众基础。

简言之,二者相辅相成。

值得提出的是,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腾讯棋牌有望通过电竞化的技术驱动以及赛事的IP化创新,将棋牌游戏产品+赛事+IP作为一个整体,形成新的棋牌游戏商业生态。

此外,从市场风向来看,除腾讯外,部分厂商早已踏入“棋牌+电竞”这一赛道。

电竞化在左,超休闲在右,这或是腾讯与字节的新牌局

天神娱乐副总经理李燕飞第十二届创新中国论坛上表示,2020年至今,由天神娱乐公司独创的棋牌电竞产业商业模式。

他强调,该模式克服了电子棋牌过去2.0版本涉赌、成瘾、耗时、致贪等弊端等,经过半年的线上实践运营,证明是有益于产业和社会的。

由此可见,“棋牌+电竞”或是在传统体育和电竞运动融合点上的一次精准卡位。

在商言商,鉴于国内游戏市场整体趋向“规范化”,部分厂商也选择了另一条路——出海。

Sensortower数据显示,2020年4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榜中,以博彩游戏为主营业务的博乐科技位居第12名,排在B站、米哈游、掌趣科技之前。

公司旗下多款博彩游戏收入大幅增长,使得发行商收入环比上涨19%,同比激增210%,再创收入新高。

此外,途游《Poker World Mega Billions》、智品网络《Square》等棋牌游戏在也有着良好表现。

值得提出的是,本期财报发布方姚记科技,旗下控股子公司大鱼竞技,主要从事海外在线休闲竞技游戏开发、运营及推广,其主要运营的游戏产品为《BingoParty》、《BingoSapes》。

据悉,在2018年和2019年1-9月期间,大鱼竞技分别实现营收6011.09万元、5677.98万元;分别实现净利润4796.28万元、4472.43万元。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姚记科技、途游等部分国内棋牌游戏厂商通过游戏出海,走出了不一样的突围之路。

总的来说,随着春节+疫情BUFF增益解除和政策监管越发严格,国内棋牌游戏市场进入发展瓶颈期。但也不乏腾讯等以“棋牌+电竞”模式重新入局,开启新的棋牌游戏商业生态。

此外博乐科技、途游以及姚记科技等部分厂商,在出海方面也取得不错的成绩。

竞核认为,国内棋牌游戏市场正步入突围阶段,这或使得部分厂商就此淹没于浪潮之下,但总会有敏锐者踏浪而行。

标签: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