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游戏热点>游戏资讯>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2020-11-17
291
来源:gamelook

2018年,K/DA的横空出世让人们改变了对《英雄联盟》的认知,四名虚拟偶像组成的乐队红遍全球。今年10月份,《英雄联盟》造势已久的新英雄萨勒芬妮(Seraphine)再次引起了业内关注。

据拳头游戏此前公开的信息显示:萨勒芬妮是一名数字KOL、与Riot Games有合作的艺人。作为一名虚拟艺人,她将有多个合作者通过音乐、配音以及艺术表现等方式将她带到生活之中。截至2020年6月份,她开通了三大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Instagram和Soundcloud),在这些平台分享音乐、对日常生活的想法以及与K/DA的合作。她最初的伙伴Jasmine Clarke、Absofacto和Kosuke Kasza参与了她的配音、封面和社交媒体音乐的制作。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然而,玩家们期待已久的“第五个老婆”却并没有像K/DA那样爆红,网红社交营销方式反而在全球范围引发了比较多的争议。不过,与这些争议不同的是,近日,她还给开发商Riot Games带来了官司。

原因是有一名玩家称萨勒芬妮是照着自己做的,其长相、习惯和推文照片都跟自己高度相似。Riot Games对此表示否认,称其新英雄完全是团队自主独立创作,其设计灵感并不是照搬了某个真人,并表示该女玩家的前男友很可能违反了多个法律。

对此,有网友表示两者之间的相似度确实较高,且重合点较多,当然,还有人则认为这种巧合也不算令人意外。还有法律人士建议,除非是前员工站出来作证,否则仅凭目前证据很难向法庭证实该博主的说法。

前员工前女友指责侵权:拳头称没参考任何人

北京时间11月14日凌晨,一位名叫Stephanie的大学生在外媒Medium发布了一则博客,称她与一名Riot Games前员工的恋情使得自己被卷入了新英雄萨勒芬妮的创作过程。Stephanie称,在她与Riot Games前员工(只提到名叫John)2019年短暂的关系中,后者不停地称该公司正在研发和她相关的游戏内容。

John当时给Stephanie透露了有关即将到来的角色皮肤或和K/DA相关项目的一系列提示,并且利用自己在公司过去的关系鼓励Stephanie区洛杉矶与之见面,部分原因是她有望在未来项目上担任“配音演员”。

自这段关系结束之后,Stephanie注意到新英雄萨勒芬妮的发布与John的评论之间有令人不适的关系。与《英雄联盟》此前英雄不同的是,萨勒芬妮还专门有一个Twitter帐号,发布该角色在真实世界中的生活内容,并首次访问洛杉矶加入了K/DA。Stephanie指出,该账号发布的一些图片与她在Instagram博客贴出的照片相似度极高。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对此,Riot Games在给外媒的一封声明信里提到,这些相似性都是很肤浅的,“萨勒芬妮是由Riot Games单独创作的,而不是照着任何真人制作的,包括Stephanie在内。另外,Stephanie所提到的员工实际上一年前就离开了Riot,而且当时所在的部门和岗位都和创意设计过程毫不相关”。

“我们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些滥用素材的指控进行了认真调查,并且在上个月收到她的律师函之后立即进行了调查。我们确认的是,她称自己是Seraphine的说法缺乏事实依据,我们已经与她的律师进行沟通,并且邀请律师进一步和我们讨论这些事实,但目前还没有收到回应”。

尽管Riot Games否认其英雄设计团队是从Stephanie获得灵感,但却表示John对Stephanie的不良行为可能有事实依据,一位发言人表示,“她所描述的(John)这种行为违反了多个法律法规”。对此,你怎么看?

以下是GameLook编译的完整博客内容: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博文页面截图

我对Seraphine的一些问题

《英雄联盟》新角色Seraphine一直都受到很多的批评。从她(如今已经重做)与Brackern的关系,到她在Twitter以及其他社交媒体使用的标准化广告,她的形象一直不乏争议。

但我对萨勒芬妮的问题更偏私人化,我觉得她就是照着我做出来的,而且并不是我自己空口白牙,实际上,在2019年初的时候,我和一名Riot员工有过短暂的恋爱关系。

我们谈了3个月,在分手之前真正见面过两次。我当时刚从大学毕业,终于把头发染成了粉色(如果早一点染发会在毕业照里出现,妈妈会生气的)、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和他没有任何联系就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随后大概一年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了联系,而一个粉色头发的乐观女孩萨勒芬妮刚开始追逐她的梦想,她开始在Twitter发推文,最终成为了《英雄联盟》的新英雄。

我能想到你们的本能反应:这也太疯狂了,粉头发的女孩太多了,怎么会随便就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是60亿美元大作游戏的角色灵感呢?这个角色很明显是根据其他人创作的。

坦白说,我知道会有人这么想,而且之前也觉得公开这么说会招来争议,为此我还担忧了两个月。我试着想出人们说我疯狂的每一个批评或者理由,但考虑到目前为止我相信的理由,并不介意有些人在网上出言不逊(但还是请友好一些),如果你们读下去,我会给出最好证明。

长话短说,萨勒芬妮的很多细节与我个人有密切的关系:她的名字、手绘美术、她的猫以及很多的照片,头发的颜色、眼睛颜色、脸型甚至是家乡都和我一样。

以下是长版本:

在所有人提到之前,我想先说的是,我不知道她的具体研发,所以并不是瞎编的,我已经雇了一名律师,并认真考虑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我的声明是自己最美好记忆的一部分,也希望尽可能清楚公平的说出这个过程。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完整版故事:

2019年3月,我当时还在念大学,在洛杉矶和旧金山之间来回参加最后面试的时间里,通过约会软件Tinder配对到了一名Riot员工(我这里叫他John,不想公开他的身份,原因后续会说)。他看起来不错,我们聊了很多,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开始浪漫的追求我。我们聊到大概五六月份(因为某些原因分手),但我们经常一起玩《英雄联盟》并且相互发信息持续了三个月。

虽然我认识他,但John还是讨论了大量和工作相关的东西,我们很多的谈话都是围绕游戏和它的研发等问题展开的,我最喜欢的英雄是阿狸,第一间比较奇怪的事情是,他提到了皮肤的想法,听起来很像我。

随后,John向我坦白,说他的同事准备为阿狸设计一款“电子女孩”或者“精彩的”皮肤,灵感是来自于我的。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部分聊天内容(完整聊天大部分已被删除)

你们可以从短信看出来,我甚至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糟糕的想法。

我还经常和John一起玩游戏,经常在玩游戏的时候开玩笑,我还记得John说“我们想把这个做进去”。我记得当时让他不要这么做,这是一个熟人之间的玩笑,坦白说,我觉得把这个想法从朋友那里偷走加到游戏里是很奇怪的。

John还说他部分参与了K/DA首批皮肤的制作,当然是非正式的,他和团队的很多人都比较熟。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自吹自擂或者是真相,,但John跟我说他可以对项目产生影响,并且在过去提的建议被团队成功采纳(我说说明的是:他不是角色或者皮肤设计师,我也不想误导任何人,尤其是不明就里的人)。

他还建议我飞到洛杉矶为某个顶级秘密项目配音,这个项目他没有细说,但他坚持认为我是最适合的人。

在我和John短暂关系的最后,我为一堂课写了皮城与祖安的论文与John分享并讨论。他再次约我到洛杉矶,我答应了,五月份的时候参观了Riot Games总部。我到达之后,他把那篇文章打印了出来,甚至在Riot总部装裱起来。他甚至告诉我已经与内部分享了该文章。我觉得受宠若惊,但对于其他人阅读了我的文章也感到一丝担忧,他甚至都没有得到我的允许。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John在拳头总部向女主展示的图片以及在拳头总部合影

另一个奇怪的情况是,他给了我一些海报和为K/DA阿狸做的定制美术,他告诉我是Riot Games画师根据他说的我而绘制的,然而我并不怪这些画师,我相信他们的意图很纯粹,奇怪的是我们之间认识的时间很短。我后来飞回了家里,随后不久就完全中断了联系。

由于有人可能对此好奇,但我们的分手其实并不算有趣:在认识他之前,我刚刚结束了一段很长的恋情,对承诺感到不安,我取消了和他见面的计划,因为我觉得这份关系进展太快了,然后他结束了一切,屏蔽了我。对此我没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希望这个解释能够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但在这些基本情况之外,我选择留有自己的隐私。

问题的来源:萨勒芬妮的发布

一整年过去了,疫情爆发成为了新闻头条,今年的某个时候,萨勒芬妮发布了。实际上在这之前我都没有想起过John,如今我在湾区已经开始了不同的生活,但我一看到她的长相并且意识到它可能成为一名英雄,就开始翻她的账户信息,完全被吓到了。我的担忧越来越重,而且看的推文越多,心情越沉重。虽然John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事情,但他曾说在9月19日我的生日那天会有和K/DA相关的“惊喜”。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唯一有日期的照片,恰好是女主生日

在她的官方账号上,萨勒芬妮唯一一张有日期的图片是9月19日,她首次和K/DA“合作”。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被做出来的,或者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翻看Twitter帐号然后想起来John说过做过的一些事,我开始意识到,萨勒芬妮这个角色就连名字都和我的Stephanie很像,很有可能是照着我做出来的。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我在她的Twitter帐号翻看更多内容,发现萨勒芬妮的艺术、素描和期刊,我自己是一名业余插画师和美术师,并且记得曾送给John一些美术作品。我的作品与萨勒芬妮在社交媒体发布的自画像非常相似,你们可以看,真的很像(上图)。

还有我向John展示的皮城与祖安的论文?当萨勒芬妮的信息公开之后,我发现她的出处就是来自我的论文。她并不来自于皮城或祖安,她来来自于这两个地方,她与猫咪的合照姿势跟我在2019年发给John的照片太像了,那正是他建议让我去配音的的时候,似乎与她的研发相关,我越看她的社交页面,感觉就越糟糕。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还有一些细节为了澄清,我删掉了,随后我会试着把它们也发出来,但这篇文章已经很长了)。

好吧,或许她是照着我做,那又怎样?

然而,如果你们能够从我个人角度考虑,这种事并不那么好。

虽然在《英雄联盟》里根据你做了个角色,一开始听起来很有趣,但在她出来之后,我都没有再打开过《英雄联盟》,更不用说玩游戏了(希望排名没有被降级)。最喜欢的一款游戏却不能玩,我对此感到很恶心,此外,有一个《英雄联盟》角色像你是很恐怖的事情,她有你如此之多的特点,甚至连名字都跟你差不多。我从未认识的人在网上把她的信息发给我,并且指出了我们之间的相似处,甚至网上有很多用她做的小黄片,我每天都能听到人们对她的争论。虽然我也认为她与游戏的设定不符,但每次打开Twitter推荐都看到你的特点被大量的用户品头论足仍是很糟糕的。

更糟糕的是,所有人都在说的是,她到底是不是照着你做的。我等了一段时间才发博客(部分原因是我想先找个律师),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这种事真的发生是很恐怖的,因为你没办法证明它。我实际上关注她的Twitter已经有一段时间,担心我个人信息或者相似性会再次被公开,你很难知道接下来她的哪部分会更像我,但每一次推文每一张照片都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相似性。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照片背景都是圣莫妮卡海滩

一方面,这是我在乎的问题,但我也意识到更大的问题来了。大多数日子里,我都感到担忧,每天都有人在死亡,担心这件事让人觉得很任性,尤其是现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疫情大爆发才刚到一半,我们都在讨论为了种族公正举行的大规模抗议,乱成一团糟的大选等等。我始终都知道,这篇文章也不是为了和那些大事抢关注。

另一方面,当我和一些比我更有经验、更聪明的女人分享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时,总会得到同样的信息:这很令人毛骨悚然,我觉得很可怕。这可能不涉及生死,但看起来很奇怪而且不应该,你应该站出来说些什么。毕竟,如果不发表这篇文章,我就看不到任何与萨勒芬妮相关的思考或者推文。

未来如何?

总的来说,这种情况令我不得安宁。和她相关的每一篇文章都让我觉得反胃,这既是让我个人有挫败感的原因,而且我猜测的是,一个大型游戏公司在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况下欺骗一个女人,并从中获得巨大利润。

我知道这件事都和我短暂认识的那个人有关,但我不会公开他的名字,也不想在不知道他是否还在那里工作的情况下毁了他的职业生涯。坦白来说,我也不知道如果这件事最后失控并毁掉他的生活之后,我该怎么办。我对这个角色很不开心,但和我个人不断遭受的伤害相比,我更不愿意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另一个人拖入更大的麻烦,我更愿意把注意力转到Riot公司,他们是一家大公司,可以处理大量的批评建议,最终是他们决定角色的生存,这不是John能决定的事情,所以问题很复杂。

为什么?如果她真的是照着我做的,那么Riot就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我的肖像权盈利,这很糟糕。但从更广泛的层面说,Riot已经在通过很多和她有关的人不公平牟利,因为她是一个“人”。

她的皮肤25美元一个,所以“萨勒芬妮”可能给Riot Games带来数百万美元的收入。她的Twitter帐号在发一些她“缺乏信心”和可能“使用一些鼓舞人心的话”,因为她现在“需要一些信念”,这个角色的本质就是让每一个感同身受的人为这个数十亿美元的游戏做广告。

如果想到这些,所有回复她推文或者Instagram博客的人都在为这个游戏做广告,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很厌恶,不止是因为她很像我,还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并热爱游戏的人。当人们自发传播一件事的时候是一码事,当我在Twitter转发《塞尔达传说》的时候,任天堂没有利用我。但是,当Riot做一个有外表且能唱歌的虚拟Twitter偶像的时候,他们就是在故意创造一个不存在的角色,利用人们和其他人的关系做广告,利用了人们的感情,并且从中赚取大量收入。坦白说,作为来自Riot的视频播主和虚拟KOL,她的外观和表演像真人的时候,这是我们真正应该担心的。

如果你们读到了这里,感谢你们的阅读。说实话,我只是一个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女孩,也不知道这与我的生活有多大关系,单位热爱游戏,也热爱《英雄联盟》。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发这篇文章,主要还是对这个愚蠢角色的愤怒和不满,对于Riot通过希望、梦想和精神问题试图贩卖一个完整的人设,并卖出25美元的皮肤,让人们对她附以感情的做法不认同。

员工把女友做成LOL新英雄?拳头否认,但这个外国妹子真怒了

这是个奇怪的想法,但你如果仔细思考,洛杉矶某些办公室的营销团队想要通过一个长的像我、听起来像我,而且绘画都和我很像的虚拟女孩做营销相关的事情,会是什么感受?

这让我很难过。

标签: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