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苹果资讯>苹果公司援助5000万雅安重建 5年后我们来看新的变化

苹果公司援助5000万雅安重建 5年后我们来看新的变化

2018-05-14
1169
来源: 新浪手机

  两个男孩被压在北川中学的废墟的同一个空隙里,一个消极地等待着,另一个则不断鼓动人们先救他。“先救我吧,叔叔,我是班上的第一名,”他说,“我以后一定考军校。” 


  这是《人物》杂志前主编李海鹏在北川灾后的一段描述,也是人们对“地震”这个词的集体印象。只是时过境迁,无论是北川还是雅安,灾难除了给人们带来苦痛记忆还会抛出无数个难题。赶在汶川十周年,雅安五周年之际,受苹果公司之邀我们亲赴雅安;聊聊灾重建,雅安地震后,苹果捐赠的5000万元善款是怎么用的。


  一、网红店“善品公社”和雅安地震的善缘


  从成都市中心延京昆高速一路向南,驱车不到两小时就能到雅安市区域;从高速转108国道出来,就是蒙顶山——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之一。


  蒙顶山也叫蒙山,是世界茶文明的发祥地,也是我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人工种植茶叶最早的地方。清代时,蒙顶五峰被辟为禁地,七株仙茶被石栏围起来,辟为“皇茶园”。作为史上多个朝代皇家贡茶之所出自此处,因历史悠久的蒙顶茶被称为“仙茶”。


  而就是这么个地方,如今在雅安地震后和网上一家网红水果店“善品公社”搭上了边,舒淇、杨幂、田馥甄,都是它家常客。成立至今累积线上交易额1200多万元、直接惠及农户逾1万户、这种模式在四川、云南、吉林等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得到推广。


  严格意义说,善品公社不是一家网店、也不限于我们今天所提到的蒙顶山。准确说善品公社是一种基于雅安地震后的一次新的救助模式:扶贫基金通过输血和以及调动各方面能力来帮助受灾地区建立完善产业链。老话“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造血总是比单纯输血更有意义。


  话是这么说的,然而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


苹果公司援助5000万雅安重建 5年后我们来看新的变化

科技带来的不只是技术改变


  善品公社的雏形起步那年是2014,受灾地区基本建设问题刚解决;墙倒屋塌无处可居的情况刚解决,下一步要解决的是扶贫。搞农村产业建设是当时备选几个方案之一,但大部分捐款公司并不愿意这么做。最大的挑战是:作为一个慈善机构,联合各家公司之力去销售商品,产品的质量如何保证。而无论是慈善机构还是捐款公司,对当地的农副产品状况的了解度几乎为零。


  这方面,身为亲历者的飞水村村支书李世忠和首席运营官王光远最有发言权:在当年虽然捐助善款的公司很多,但是真的考虑敢为这一新模式出资的不多。这也显得苹果公司率先投入的500万元用以资助电商扶贫模式显得颇为不易。


  “我跟老头(李世忠)在第一次猕猴桃上线之前做过一次对赌,说能不能72小时内达到10万销售额;看下这个模式成不成”作为整个项目从无到有的一把手,王光远饶有兴致的回忆这一部分。这个如今常年驻扎南方各个农村合作社的北方汉子,讲到这不免也有唏嘘。


  “刚开始其实很悬啊,上线几个小时只有几千块钱的销量;我们把能跑的关系都跑了,还把不怎么联系的其他社会关系能用的都要用上;最后想了想,把自己钱都垫上,估计这十万的单子能刚好补上”虽然剧情一波三折,不过后来意想不到的舒淇、田馥甄、杨幂的自发购买与转发一下轻松破了局。


  这是”善品公社“首次在线上买水果的故事,不过整件事的剧情还不止于此;由于村支书老李头不太相信互联网模式,也没想着这十万的销售额,在发货时候还差点闹了“不够发货”的笑话。


  而整件事其实也在暴露着“电商产业扶贫”在刚开始的问题:企业资源、明星资源、基金会的品牌背书与善款投入都在同步进行,但是在货源的保障方面,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没什么控制力。——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那次试水淘宝店很快成为“三钻”,但是猕猴桃卖完了,1年之内没产品了。消耗大量社会资源却后继乏力,电商扶贫有点难。”


  这之后,以合作社为基础,产业扶贫开始逐步晚上在产品源头的各种把控和调动:造了可以把猕猴桃按照重量和品质分级的分拣机器;科学的研究了猕猴桃的一年运作周期和储藏发售周期;合理的发放农基设备;加强“品控”。到了整套模式成熟稳定,2016年善品公社这种模式才被彻底推广,品牌也才正是成形。


苹果公司援助5000万雅安重建 5年后我们来看新的变化

猕猴桃筛选的机器


  比产业模式成型建立更重要的是理念传输:如今村里年轻人知道产品质量和电商的重要性,纷纷开了网店“做实业”。得益于蒙山地区日照充足、温湿度良好,不光是种茶圣地,出产红心猕猴桃也成了行业内的热门品种。如今从山顶望去一片茶山满绿,猕猴桃也占了半壁。


  二、重建天全一小


  雅安天全一小是我们此行的另一目的地,也是苹果公司当年的援建项目。2013年12月,苹果公司通过国际美慈基金会向壹基金捐赠2525万元,援助雅安天全一小校园重建。校园建成后的2016年6月,又捐赠了价值377万元的数字化硬件设备,帮助天全一小推动数字化学习试点项目。


  应该说,这一项目是雅安灾后重建的一部分,也是苹果长久以来对教育关注的一部分。苹果公司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葛越在四月初就曾就来到天全一小为小朋友们上了一堂iPad英语课。“教育是用来改善社会不平等的最好方法”,苹果从硬件开发、软件配套、慈善捐助走完了一整套完善的示范。


苹果公司援助5000万雅安重建 5年后我们来看新的变化

用iPad教学


  在这件由香港大学建筑系教授王维仁主持设计、专门建了避难场所的学校,我们也有幸体验了用iPad教学的全过程。孩子们在课上不需要课本、教学实例在iPad上显示也不那么抽象;最有意思的是,课堂老师向全体同学的提问都由iPad反馈给老师——学生进度老师都了解。而关于iPad在教育场景的更多应用,可以关注我们之前另一篇报道:以为iPad就是个娱乐平板?它其实也可以改变传统教育。


  当然,最意想不到,也是我们特意来此的目的:这样的教学场所发生在灾后的雅安——科技确实为教育带来着改变。


  后记:五年,雅安以一个新面貌展现在眼前。看着灾后重建的新城,你能感叹这不仅是时间的力量、社会慈善的力量,还有科技带来的进步。而显然,把三者融合需要契机也需要不懈坚持。这大概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