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苹果资讯>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2018-06-14
2257
来源:CSDN

2018年5月的一天,纠结了许久之后,我抛弃了自己使用多年的iPhone 6s手机,毅然选择了最新一部“丑出翔”的刘海式Android国产机。


不为别的,在预算有限的前提下,两者同样有着乏善可陈的外观设计,为何不买便宜了近一半的国产手机?况且国产机目前做得越来越好了,哦,不太准确,是苹果手机在引领潮流的路上已经越走越慢了。


一方面,我看到蒸蒸日上的国产手机制造商,多少有着屈从于上游供应链的无奈,但能够不时带给用户小小的惊喜;另一方面,则是依然强大的苹果生态,继续遵照严格、封闭的文化,勒令监管着整个市场。


2月,苹果公布了2018财年新一季财报,结果显示,尽管销售额同比去年12月有所增长,但从iPhone手机的销售量情况来看,已远远低于此前预期了。从去年11月iPhone X刚上市时的“激活门”、“刘海门”,到震惊全球的“降速门”,以及频繁被曝光iOS系统漏洞事件,苹果似乎已经在失去用户的路上越走越远。尤其在中国,苹果的颓势更是日渐明显。


正如6月初刚刚过去的苹果开发者大会所呈现的那样,清一色是iOS、macOS、tvOS、watchOS 四大操作系统的“升级”和“优化”。拿最受关注的iOS 12来说,除了有一个Screen Time“勿扰模式”功能外,再无亮点。


说起来,iOS12中引入的“勿扰模式”,可提供每周使用率和App使用时间报告。在接受CNN采访时,库克表示,希望iPhone用户无需那么频繁地拿起手机:


“我一度认为自己在手机的使用上还是挺自律的,结果发现自己错了。当我看到数据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手机上耗费的时间,远比设想的要多。”


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从另一个维度来讲,苹果这一改进将有助于用户减少对重度App的使用,以保持均衡。


在七麦数据联合创始人&CEO徐欢看来,Screen Time功能的呈现,基本可以看做是苹果向Google靠拢的一个标志。


一个月前,Google宣布了Android P系统中的时间控制功能,同样可以统计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长和频率。


开发者正“逃离”苹果?


据了解,从2008年上线十年至今,iOS App Store上已拥有上百万App,并为开发者带来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总分成收入。2017年在推出iOS 11之际,苹果还为开发者提供了AR增强现实开发工具ARKit。然而,为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贡献了巨额收益的广大开发者们,却日益感受到苹果并不令人满意的一面。或许,这也源自于乔布斯离开后的几年内,抱有极大期望之下的落差。


对于选择什么样的开发者,苹果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此次WWDC上,苹果更新了开发者准则,包括:禁止开发者利用收集的联系人信息构建自己的数据库,或未经许可而共享它们;应用(含应用内部显示的任何第三方广告)不得运行无关后台进程,如加密货币“挖矿”等。

这一新的准则无疑是加强了对平台上开发者的管控。


3月底,据国外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苹果App Store中的应用数量首度出现了下降,从年初的220万个下降到了年底的210万个。相比之下,Google Play应用商店则继续上涨,2017年底Google Play中的应用总量达到了360万个,当年涨幅达到30%。据Appfigures推测,造成这一现象可能是苹果加强了对应用的审查,以及iOS 11系统不再支持32位应用。


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另一方面,根据2017年Gartner和Statista的统计结果显示,Android系统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85.9%,而iOS的占比则为14%,二者几乎涵盖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 99.9% 的市场。换个角度,苹果和Google基本很难指望从智能手机这个形态获得突飞猛进的增长了。


而相比闭源的iOS,Android则显得更为开放。尽管这给Android手机带来了严重碎片化的影响,但无论是手机移动设备,还是TV、笔记本、车载导航、智能手表等,Android生态的迅速扩张还是引起了苹果的恐慌。恰恰当Android的用户体验基本追平iOS后,Google也从移动优先转移到了AI优先,其最为火爆的开源项目之一——深度学习框架TensorFlow,对开发者带来了深远影响。


那么苹果呢?此次公布的Core ML2.0,是去年发布的机器学习框架升级版,但开发者进行的机器学习只能限制在iOS设备上。


苹果Siri还会继续傻吗?


许多硅谷高管和分析师认为苹果在AI领域落后于同行,而它拿得出手的AI产品只有基于语音的数字助理Siri。尽管按照库克的话来说,苹果很早就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了。


早在2010年,苹果以1.5~2.5亿美元收购了Siri团队,Siri在变得更智能的路上匍匐前进,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八年,Siri终于“会用Spotify切歌”了。


如Siri Shortcut(Siri快捷键),可允许用户自定义设置语言命令,也可以自动集成到第三方应用程序中。例如,用户可以问Siri订杯子咖啡。


苹果是怎么沦落到追Google的步子的?


或许,通过Siri将有助于提高App的活跃度,但这不应该是全部。


实际上,出于保护用户隐私的目的,苹果干掉了普通的信息收集引擎,从而确保用户数据不被其他人滥用。要知道,大量的数据可极大改善神经网络的学习能力。尽管这种保护使用其设备和在线服务的用户数据收集的强硬立场,从用户意识形态角度是值得称赞的,却不利于苹果利用AI构建服务,在外界眼中,苹果在AI领域无法与其他科技巨头齐头并进。


因此,研究人员主要通过汇集大量线上数据,甚至来自用户服务以训练系统。不过,苹果表示正在构建一种模型,在不影响用户隐私的情况下训练这些算法。


联想到不久前苹果连夜挖走Google前人工智能和搜索业务的负责人John Giannandrea,来主导苹果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战略”,或许会将Siri向智能化的道路提携一二。


著名开发者Brian Roemmele曾总结道,Siri不应该是操作系统的附属品。


“我们需要Siri操作系统,它应该有自己的平台、自己的生命,它需要接触我们从现在到未来所做的一切。”


讲到这里,我们或许会发现:苹果正选择“追随”Google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在对待iOS的态度上选择了“维持现状、稳定优化”;在AI战略上开始伸出触手以Siri为落脚点,却无法避开数据隐私的问题。很显然,苹果发展到现在,如果不再局限于手机层面,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故事了。不过,苹果还会是当年的苹果吗?

标签: Google 苹果